首页> 全部小说> 现代言情> 残夜月明楼

>

残夜月明楼

宽林著

本文标签: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宽林”创作的《残夜月明楼》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萧亭作为一个即将凋零的门派,在最后时刻遇上了肖音,一个父母快要双亡,兄弟姐妹快要反目的好女孩。尽管这个门派组成复杂,经济贫穷,但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她早早就以复兴门派为己任,在门派没有名声的日子里她打晋级赛,巅峰赛……赛出风格,赛出水平,最终成为新一代里实力强劲的头号种子选手。在他升级打怪,打怪升级,的辛酸历程中遇到了一群奇怪的人,有一个人会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但总能在危险时刻替她规避风险;有一个身为男孩子却娇弱怜人,是她的移动血包;有一个女孩子喜欢双手玩没把的镰刀,攻速惊人……在这些奇奇怪怪的朋友里,她逐渐找到了这个世界的真相,最后成为别人眼里无比敬仰的尊者。非典型的打怪升级爽文。...

来源:fqxs   主角: 肖音王成善   更新: 2024-06-20 22:48:1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经典力作《残夜月明楼》,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肖音王成善,由作者“宽林”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现在啊,你把人送上山,门派可不给钱有些厉害的还得倒着贴钱,不仅家里面少个人出力,还可能一辈子都见不到自己的孩子了。”月师兄正在磨刀给白老师叔做点东西吃,他边说边在厨房找了一圈,最后把刀对准云师兄的脖子。“你吃了,师傅吃什么?”云师兄无所谓的把剩下那一半黄瓜再掰下一半来“他本来也吃不了多少。”月师兄连...

第4章 稀碎的招生

肖音拿到剑后,更是日日勤勉。

动不动就闭关十天半个月的,去秦师叔那里的时间更少了。

秦师叔为此发了不少火。

好在肖音在修炼上一日千里,虽然比不上天才但好歹在20岁没到的年纪了到了金丹初期。

说来也十分凑巧,在肖音进入门派之后,尘世里大面积闹灾荒,多数人为了保命把小孩往修真门派里面送。

萧亭这个在凡人口中几乎隐形的小门派,竟然得到许多不错的苗子。

“为什么闹灾荒才送上来?”

云师兄这时正啃着黄瓜跟他的师弟月师兄交谈。

“这修仙可不像以前那样,有点资质都能成仙人。

现在啊,你把人送上山,门派可不给钱有些厉害的还得倒着贴钱,不仅家里面少个人出力,还可能一辈子都见不到自己的孩子了。”

月师兄正在磨刀给白老师叔做点东西吃,他边说边在厨房找了一圈,最后把刀对准云师兄的脖子。

“你吃了,师傅吃什么?”

云师兄无所谓的把剩下那一半黄瓜再掰下一半来“他本来也吃不了多少。”

月师兄连手带脚的把他推出厨房,骂骂咧咧的走回去做菜了。

“云师兄好!”

云师兄脚下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只有他半人高的小不点。

“牛师弟来的可不巧,你月师兄在里面做东西吃,等会儿再过来偷东西吃啊。”

云师兄摸了一下牛师弟的头走远了。

牛师弟是王成善新收的小徒弟,和他一样新来的还有二十来个呢,萧亭周围这片山头都是他们的,所以说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倒也能养活他们自己。

只是这群小师弟小师妹啊,天不怕地不怕,只怕他们的大师姐肖音。

所以此刻,牛师弟从他的左手上拿出被云师兄顺出来撇在身上的1/4节黄瓜,幸福的吃了起来。

“不问自取,罚黄瓜田打理一月。”

有一股冰冷的声音,像蛇一样缠住了牛师弟的后背。

牛师弟一下就顺来的黄瓜丢了出去。

“未吃完便扔,再加一月。”

“好好好,肖师姐,我这就去!”

可怜的牛师弟失去了黄瓜自由,真的像牛一样向旁边的黄瓜田冲过去了。

肖音师姐在这群小朋友里,真的成了消音键。

比诸位长老有过之而无不及,在他的领导下萧亭中一派生机盎然,有爱互助。

“我看萧亭的萧啊,得跟她了。”

肖音在还没有进入议事殿之时,就听到这句毫无生气的话,眉目弯了弯,然后沉着冷静的进入大殿里经受风吹雨打。

“秦师叔好。”

“我哪天好过?

半年了吧,我可没见着你这大忙人一眼,别等哪天我过了,你都不知道。”

离肖音入门派到现在,己经隔了十年多了,秦笋较之前年老了许多,但娇弱无力的眉目和尖酸刻薄的语言让他周围的死气沉沉没有减少一点。

肖音微微一笑“秦师叔说笑了,是我的不是。

不过《天纲》我己经开始了。”

萧亭占星一术有五个等级∶天目,可观天象吉凶;天出,可借灵机入体,驱避灾祸;天纲,可解天地纲常,术无我之境;天运,可沟通自然,化无为有;天辰,可超脱规则以外。

秦笋在天运这一等级停留很久了,所以有很多精力让肖音加把劲。

不过值得一说的是,这一术十分减寿,秦笋无法观测自己,但肖音看过他最多只有十年了。

“哈哈哈,音子是看不到我吗?”

王成善坐在最上方,等他们的交谈结束后,才极为不爽的说出这句话。

“师傅,我这回闭关收获颇多,想要下山历练。”

“好啊,问好都没有首接出门了”王承善的眼眶再也忍不住泛红。

他把头仰上45度角,声音颤颤巍巍的说着。

“师父好……”肖音如今也颇有一些心虚,她倒是不知道这徒弟收多了,师父倒变得越来越感性了。

一般二位长辈同时在场,她都先同秦师叔问好,再与师父说正事,以前倒不觉得亏欠颇多,肖音把他的头低的越来越下面。

“知道错就好,下回可不许这样了。”

王成善稳定了一下心神,这是他最新学的苦肉计,小云说这叫硬汉掉泪,保准把肖音治的服服的,他听后先是觉得震惊,毕竟一把年纪了,竟要为了徒弟的注意力而做出这等事。

如今,这情形在前,再也容不得他犹豫了。

王成善又冲了。

“你说出门的事情,我这里还算有些门路。”

小说《残夜月明楼》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残夜月明楼》资讯列表: